logo
     
 

中央旅社的故事

遠在澎湖天后宮(1592)建造之前的1281年,即有先民在大井街開墾。大井街因「四孔井」而得名,也就是今天的中央街,由此可見中央街的歷史背景相當深遠。

 1923年,正值日治時代的中央街,因近馬公港而顯繁榮,中央旅社第一代創業始祖人──林洪惜於當年設立「松屋旅館」。為何是「館」呢?

「松屋」提供日本海軍軍人上岸後簡單的飲食,尚有第二代──林張菊的司諾克撞球間;當然也提供不用回軍營的軍人一個過夜的住所,可說是有吃、有玩、有得住,好不忙碌。

 由於終戰後實施的去皇民化政策,松屋旅館更名為「中央旅舘」。那是個觀光業不發達的年代,旅舘僅提供住宿而不提供伙食。旅舘的客源以離島居民來馬公採買物品、洽公及台灣本島到澎湖經商的客人為多。當時的旺季是秋、冬兩季,主因是天候不好則漁閒。漁民朋友也藉機來馬公修船,整理漁具,補充所需百貨,其中以吉貝的前輩朋友最多,中央旅舘也因此有「吉貝公舘」之稱。後來,隨著漁民前輩朋友經濟改善,許多人都在馬公購屋置產,以供子女出外讀書求學或作生意。大家有了自己的房子,當然就不住旅舘了。

 記得1971年的暑假,南部七縣市少棒選拔賽(高雄縣市、台南縣市、嘉義縣、屏東縣及澎湖縣)頂著豔陽天來到了澎湖縣。屏東縣少棒代表隊由鐵血教頭曾紀恩帶隊,住進了中央旅社,可惜資料已流失。

 1970年,連繫白沙鄉及西嶼鄉的跨海大橋竣工通車,全長2478公尺是當時的遠東第一大橋。慕名看橋的遊客接踵而來,觀光業逐漸興起,加上1987年的電影《風櫃來的男孩》、1992年的《桂花巷》(望安取景)至1992年民哥手潘安邦唱紅的《外婆的澎湖灣》,一夕之間,澎湖熱鬧了起來。隨著台灣經濟起飛,觀光客越注重個人隱私,中央旅社的『大通舖』、『公共浴室』、『公用廁所』,漸失去市場競爭。這時的客人以來澎湖賣茶葉、領帶、掃把及收集古董等等的商人為主。因為收費低廉(每晚100元),加上都是熟客,所以採自助的方式管理,例如旅客自己拿鑰匙、自己拿水甚至自己燒熱水洗澡,退房時自行將把錢放入抽屜。拜澎湖治安良好,中央旅社有一些年是夜不閉戶,現回想起來,真的是相當難以想像。

 已記不起是那一年,中央街內曾發生火災,因街巷窄小,又全是木造房屋,造成數棟房子全燬。這時的政府為了爾後消防的安全,拓寬了中央街旁邊的惠民一路及惠安一路,使得中央街社區原本由小街小巷交織而成、具有古味且浪漫的風貌被迫改變。經學術單位極力奔走,中央街始劃為風貌保存區。風貌區在政令施行之下,限制原本居住在中央接的居民們不得進行重建與改建的工作。一限又是十數年,房子倒的倒、塌的塌,甚至無法住人。商家紛紛搬離,中央街隨即漠落。年間,政府經中央街原居民多次請願,開始逐年補助新建。新房屋的外貌設計圖須由政府審核,即形成中央街目前的景象。不過,以前街內的房屋外觀是有圓有方,各行各業各有各的樣,不如現在整齊。

 中央旅社的新建(改建)在2008年年底完成,也是中央街風貌保存區最晚完成的工程。工程前,家族中有人主張全拆新建,也有人主張保留木造部分做維修,部分拆除新建。工程延宕數月,幾經討論,最後由第三代經營人林聯鎰(即家父)決議,僅保留臨中央街的牆面。為保留牆面,拆除時幾乎是手工作業,動員數十作業人員,將屋瓦、人字架、大大小小的屋樑、房間門板…等拆卸並保存。猶記拆屋的當天,家父佇立遠方,眼睛看著工人拆下一磚一瓦,眼角泛著淚痕,一種跟自己生活了七十幾年的情感猶然而生;空氣瀰漫著森林的芬多精(中央旅社是用台灣檜木造作) ,令人為之不捨,也不禁感慨台灣的古蹟竟是如此保存維護的。硬體外觀年餘即完工,然而內部的裝潢設計,家族的意見無法一致,就這樣又擱置了年餘,其間還被鄰居戲稱是馬公最奢華的資源回收場。

改建以後,中央旅社的瓦還是原來的瓦,大樑就展示在大廳,小樑化身為樓梯扶手,當然還有相當 數量舊物留下供大家欣賞。中央旅社終於在2009年六月重新開幕並經營民宿,共有房間10間(含松屋民宿) ,由高齡七十有餘的家父(第三代)接掌經營。天后宮、中央街、四孔井、中央旅社、施公祠、萬軍井,實在有說不完的故事,生長在街內的我也無法一時道盡,有 心聽故事的朋友可以前來住宿,也歡迎路過的朋友一起來發覺,來親歷澎湖歷史人文之旅。

中央旅社原屋樑架構。(現原式樣已保留下來,並在整修後前棟二樓走廊上方作露出展示)

 

 

 

 

 
     


地址:880 澎湖縣馬公市中央街35號    電話:06-9272046
中央旅社§松屋旅館民宿 Copyright 版權所有,轉載必究       諮詢信箱:
chyhotel@gmail.com

Design by Mars studio